牧船♪

从冷门到冷门。
日常拖稿。
快点,夸我!

知乎体•男朋友是女装大佬是什么体验

乱藤四郎x药研藤四郎,OOC慎重。
现代架空。
摸鱼。

>>>男朋友是女装大佬是什么体验?
-最后编辑于2018年7月22日。
-xxxx赞,yyy收藏。
@不通风雅

谢邀。
先说一下前提吧,和男朋友都是大学生,同校不同系,恋爱两年半校外同居一年,已向关系较好的亲朋出柜,很幸福,没有分手打算。
简称他为L吧。
在和L确定关系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他是女装爱好者了,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可能因为我们圈子和家庭环境都比较特殊吧,反正他从来没掩饰过这方面的爱好。去学校之类的也是直接穿女装,头发又留得很长,来搭讪的人一直蛮多的。
我和他算上有点亲戚关系,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不过认识是高中在学校认识...

28

[药信/厚乱]大将组的奇幻漂流-1

厚乱/药信,主大将组。
大概是魔法+蒸朋吧,大将组寻找记忆的奇妙旅行。
私设非常重。
瞎写。

1.
在遥远的古时,在大陆的深处,在重重黑暗的背后存在着一群神奇的长生种。
之所以称其为“神奇”,是因为他们那独一无二的种族特性——当长生种们还是幼崽时,他们会失去记忆、寻得记忆、再次失去…在漫长的循环往复之后,他们才可成年,被法则所认可。
他们的音讯被反复无常的历史陈卷所覆盖,消磨剩下的只有一个名字。
——粟田口们。
黑发男孩对着记录仪微笑了一下。
“那我开始了,宗三?”
“嗯。”

2.
历史是反复的。
当药研被刺破天际的魔法波动惊醒时,他的脑海里蓦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连带着股陌生的、海盐冰淇淋般的无奈与讽刺。
他茫然地...

19

最近在研究东欧这块儿的历史,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明白了芥川啊涩泽啊他们老翻写历史事件的心情了。
唉……

再开学就高三了。
活了十八年我都没法把什么东西放在心上,写作也好学习也好全是一遍过随便糊弄,就这么浑浑噩噩到快成年,整一大彻大悟时刻准备联系棺材铺或者寺庙的鬼样子。…哎你说啊,楠木好吗?啊不是我买得起吗。
我觉得骨灰洒大海里简直棒极了。
世界很美妙我每天都在感动着,但是突然挂掉也不是不行…
就我这鬼样子,肝出一把毕业刀和提一把考个211是一个难度。一个策划我写了一月有余才2w+,世界观都没理清,主剧情已经想了四五个了。我思路混乱没有逻辑,写作方面也和老师探讨过,她说我想太多写不好。
是,我什么都想写思路绕得快,还喜新厌旧得很。
可是。
教练我想写小说啊。

1

缭乱色•序章

“蓝夫人是主人的管家哟。”四喜大喇喇往藤椅上一靠,手指磕磕哒哒地敲着老烟枪上竹节式样的凸起。那藤椅随着他的动作抖落了点灰,砸在地下灰扑扑的趴俯着的黄草上。
我往椅子腿边蹭蹭。天,她不应该是宝蓝色的吗?!
蓝夫人看看我,又看看四喜手里那根没几溜烟的烟枪,状似嫌弃地扭过头:“哎—鹃呐。”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四喜一脸得意地冲着我。
“闭嘴,吸你的烟去。”这回是知道了。
鹃丝忙于哄那个满脸鼻涕泡的臭小鬼,闻声慌慌乱乱地站起来,把臭小鬼扯了个歪倒,又赶忙蹲下去扶,一时间手忙脚乱。
蓝夫人叹了口气。
“主人是什么样的?”干碎碎的土颗粒搓起来很好玩,那丛黄黄白白的草看起来不错。
四喜把我从躺椅下拎出来了,放到了另一边...

1

和同桌bb了一整周的摇滚组合三毒瘤以及池面男团双鬼王,她却冷冷地告诉我我还没有更新。
不行啊!没有灵感了!灵感跑光光了!我懒得动笔啊!
我想开新坑呜呜呜呜……

1

翻tag,随随便点篇文进去就看到“贺玄煮了51碗面”,吓得我退了出来。
开学了,很忙,没有更新。
加油啦诸位!

再贴一个三毒瘤西幻设定。

三毒瘤在如今各有各自职位忙的要死之前经常一起去接(虐)任(菜)务,美名其曰放松心情。一般情况是裴茗抗伤,师无渡输出,灵文加油助威…啊不对,负责后勤准备工作兼批阅文件。
裴茗是个被开除教籍的传教士,罪名是勾引圣女和亵渎神明,为此还曾被追杀过一阵。血液被不知名永生者污染过,因此皮糙肉厚打也打不死。老不正经但是还是很强的…完美种马男设定。
师无渡和他弟弟都是永生者,他们俩说不定是最后两个自然精灵了。弃族的悲寂浸透了血腥味,他闭上眼都能看到混乱和血色。当他牵着年幼的师青玄深一脚浅一脚踏进破败的古老神庙、抬头仰望精灵树神焦枯的躯干时,他就下定决心了。——坦诚来说,就算是精灵族的鼎...

5 56

贴一个权引西幻设定。

雇佣兵引玉,和师弟是某潦倒佣兵队唯二的固定队员。是个中距离法,低调温和又靠谱,管账管事后勤战斗能力平均地强,明明连固定工资都没有却怎么挖也挖不走。佣兵队的驻扎地是极圈附近某小岛,常年和师弟一起呆在这。据说不论身形相貌都和陆地那边一知名组织的得力高管异常相似,本人坚决否认。
同样是雇佣兵的权一真,战士,知名武痴,佣兵队招不到人的根源因素。战斗时不分敌我只分师兄,经常性不顾自己对手跑去殴打差点近师兄身的炮灰甲乙丙,被师兄骂过无数次也只会眨巴眼睛看师兄——啊,为什么师兄说着说着就不理我了啊?很能打,非常能打,上天庭前十你说能不能打。目前是上天庭的挂名成员(大概),西方武神——驻...

2 27

[天官/三毒瘤]一架解千愁

三毒瘤,白锦→灵文。
现代高中AU,灵文戏份偏少。
瞎写,OOC慎重。
又名“裴茗的水逆时间到!”。

裴茗感觉自己恐怕犯了水逆。
走光了人的空教室,他坐的位置刚好对着窗外的晚霞,霞光极美,如果没有面前这个人就更美了。
班长兼同桌师无渡就在他斜前方,同他桌上的泡面持成一条线,嘴角似乎挂了点凉凉的笑意——仿佛见了血的那种。
“快点,再不抄完就要清校了。”
这尊大神悠悠道,他看起来不太急,只是快把那只笔捏断了而已。
裴茗替那支笔默哀三秒钟,低头继续和文言文奋斗去了。
其实这也怪不了他,人自有马前失蹄之时,忘了机械化无趣的抄写作业不过是对刻板教学的一种抗争,内容也不记得了吗——那只是失误,作为学生他应该从多角度展开学...

3 85
 
1 / 3

© 牧船♪ | Powered by LOFTER